Skip to content →

小优为爱而生安卓官网

得知王腾竟然再次突破了修为,晋升到了凝真境五重,九皇子的脸色不由微微变得阴沉起来,目光闪烁。

他没想到,王腾的进步,竟然会这么快。

此前刚刚新生考核的时候,王腾不过才凝真境三重巅峰而已。

而今不足一个月的时间,王腾的修为,竟然已经达到了凝真境五重。

这样的修炼速度,实在惊人。

这真是一个只能依靠经脉修炼的无脉废物所能做到的吗?

不知不觉间,九皇子缩在宽大的袖袍之中的拳头,不由得捏紧起来。

“九皇子,你怎么了?”

张正与华封两人注意到九皇子的神情难看,不由开口问道。

“我没事。”

九皇子阴沉的脸色瞬间就恢复此前的温和,脸上浮起一丝谦和笑容。

“那王腾现在在第十层九号修炼石室修行。”

灵动清纯学生妹

九皇子突然开口说道,随即便迈步而去。

“王腾在第十层九号修炼石室?”

张正与华封二人都不由微微一愣,九皇子这话是什么意思?

随即,张正心中突然一动,看着九皇子离去的背影,眼中不由浮起一丝异色。

“九皇子,似乎对王腾暗怀敌意?”

“难道是因为,王腾此前在新生考核与新生试炼中,抢了他的风头么?”

张正心中喃喃,看了一眼第十层的楼梯口,嘴角微微浮起一丝冷笑。

“我对付不了你,但却还有其他人对付你。”

想到这里,张正心中郁闷心情,也不由舒缓了一些,未在停留,转身下楼而去。

……

第十层修炼石室中,一股股浓郁的天地元气,不断的涌入王腾的身体当中。

在王腾的周身,浮现出了一个个的灵气漩涡,身体仿佛一个无底洞,疯狂吞噬修炼石室中的天地元气。

他的十二条经脉,齐齐发光,一股股天地元气被吸收进入身体之后,便被迅速转化成一缕缕真气。

其体内的真气量,在不断的充盈,扩张。

时间飞快,一晃五个时辰过去,王腾体内真气越发的雄浑,距离凝真境五重中期越来越近。

然而就在这个时候,修炼塔外,却有几道身影,迅速冲入修炼塔中,随后顺着修炼塔中楼梯,一路往上,直奔修炼塔第十层而来。

一行人,气势汹汹,其中一名独臂之人,右肩绷带上面,沾染着嫣红的血迹。

其面色阴沉,眼神之中充满怨恨与杀机。

此人,正是此前想要教训王腾,结果却反而被王腾斩断一臂的赵敬!

当时,他曾放下狠话,让王腾等着,断臂之仇,他不会就怎么算了。

不过王腾只以为他只是撂下的一句场面话而已,维护自己败落在自己手中后的尊严。

但此刻,对方竟然真的来了。

而且还来的这么快。

“第十层,第九号修炼石室,就是这一间!”

来到修炼塔第十层,赵敬目光立即环视一圈,随后目光落到第九号修炼石室上面,手指着第九号修炼石室,对着身边一名神情冷漠的蓝袍男子说道。

他之所以知道王腾还在这座修炼塔中,并且知道王腾所在的具体修炼石室,乃是从张正与华封二人口中得知。

“阳平,轰门。”

蓝袍男子冷漠的吐声道。

其身旁一名黑衣男子闻言立即走了出来,径直来到王腾所在的九号修炼石室前。

“里面的人,给我滚出来!”

蒲阳平大喝一声,随后竟然没有丝毫顾忌,不顾星武学院的规定,直接提聚真气,猛然一拳,轰击在石门之上。

那强大的力道,立即整的石门距离颤动,虽然难以损坏石门,但却发出隆隆的轰鸣之声。

而此刻,王腾正在修炼石室中认真修炼,未曾想竟然会有人来轰击石门,眸子当中顿时杀机大盛。

修炼之人,最忌遭到打扰,这也是为什么,星武学院的每一个学员,都会有自己的独立居所,就是担心相互之间,遭受打扰。

而修炼塔中,也列有规定,不得干扰他人修炼。

但此刻,对方却是不顾规定,直接轰击石门,若是王腾此刻是在冲关,很可能会因为对方的干扰而冲关失败,遭受反噬。

王腾眸光冰冷,眸子当中,有血光浮现,杀意凛然。

将嵌入墙壁中的身份令牌取了出来,顿时之间,王腾所在的九号修炼石室的石门顿时缓缓开启。

石门打开之后,王腾立即就注意到了站在石门前的蒲阳平,其眸子当中,一片冰冷。

“你终于出来了。”

蒲阳平语气冷漠的道。

但王腾的目光,只是扫了他一眼,随后便将目光,落到了蒲阳平身后的两道身影之上。

“原来是你。”

目光落到赵敬身上,王腾立即就明白了过来,眸子当中顿时寒芒迸发,冷冷的道:“此前饶你一命,似乎并未能让你记住教训,看来,我此前,还是太心慈手软了一些。”

“哼,王腾,你竟然还敢在我面前提起此事?”

“今天你别想走出这座修炼塔!”

听到王腾的话,赵敬顿时怒气爆发,盯着王腾的眼神之中,充满了怨恨之色,随即冲着身旁那名蓝袍男子道:“大哥,就是此人伤我!”

蓝袍男子神情淡漠,冲着蒲阳平淡淡吩咐道:“杀了。”

杀了。

简简单单的两个字,就这样从其口中吐出,语气平淡,没有丝毫起伏。

但这平淡的语气之中,却透发出无尽的霸道,以及那股对生命的漠然。

星武学院,虽然并不鼓励学员之间生死相斗,但对此却也并未禁止,这一点,从此前,王腾杀了郑宇以及谭云二人,星武学院却没有追究于他,便可看出。

听到蓝袍男子的吩咐,蒲阳平冰冷的目光落在王腾身上,语气淡漠的道:“你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,所以现在,将要付出代价。我给你一个自裁的机会,可以少受一些痛苦,否则我若出手,你的下场会很凄惨。”

“我本不想沾染太多鲜血,奈何你们,却要逼我。”

听到蓝袍男子与蒲阳平二人的话,王腾眼眸之中,一缕杀机,咻然绽放。

Published in 未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