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content →

榴莲视频不用登录

“到了!”

终于到了,这是个小区,小区里面的景观非常别致,有假山,有人工水池,喷泉,装修风格属于华夏风,小区内有好几个精致的小别墅,占地不多,属于小而精致的那种。

这里也是比较安静的一个地方,有门卫保安看着小区的大门,今天还是雪天,白雪皑皑挂满树枝,看着很漂亮。

“就这个小区了,这个小区有十八个这种小而精致的小别墅,当然,没有香山给的那个大,这里面呢,有直接拎包入住精装修的,也有半装修的,还有完全没有装修的,好几种款式,们看看喜欢哪种。”

任仲磊说着,带头领路。

这一个上午,两人逛了所有的户型,最终选择了直接拎包入住的精装修房。

徐振东想要按照市场价买下来,不过任仲磊只要了个成本价。

两人也就不打算回去了,直接回酒店拿东西过来就住下,这也算是两人的家,还有停车库,各种设备都非常新。

“徐医生,那平安夜再见,我先忙去了。”任仲磊的司机来接人。

两人刚住进来,收拾房间,整个房间打扫一遍,在打扫中不断的说说笑笑,似乎忘记了这些天的悲伤。

一直到晚上,徐振东让苏以珂待在家中,自己出去一下。

走出小区门口,这里本来人不多,前不远处还有个公园,公园的边上还有一座小山,小山属于未开放的荒地,徐振东就往那边走。

每日都是美美的

站在小山边上,回头扫视周边,感受着寒风吹拂,运转真气,寒气被阻隔,血花飘落在肩头,淡淡的说道:

“们跟了这么久,是时候出来做个了断了吧?”

咔擦!

人出来了,两个人,一男一女,穿着道袍,看起来像是道士,给人一种不近人间烟火的感觉。

踩断了地上的树枝,发出响声,两人并肩而走,目光盯着徐振东。

“精神力不错,看来越来越接近真相了。”

男子说着,慢慢走过来,打量着徐振东上下,丝毫不掩饰眼神的杀机。

“们是术法者?”徐振东很平静的问道。

“果然是术法者,不过的武道修为好像很强啊。”男子继续说着,在距离徐振东三米远处停下了,说道:“是否还记得四个月前,在港岛杀了三个术法者。”

“这么说,们是来报仇的?”徐振东很淡然的说着,这两人虽然是术法者,但是看起来并不算强,至少徐振东可以无畏两人。

“哟,找对人了,承认了,那就活不了了。”男子拿出手机,按了几个下,已经把消息发出去。

港岛那边已经有人接收到消息。

“难道们不打算跟我打吗?”徐振东很随意的问道。

“郑勇军,韦玉田,温兵三人都不是的对手,我们自然也不是的对手。”这个男子倒是很诚实,直白的说着,嘴角一勾,继续说道:“但是我要逃跑,肯定追不上我们。”

“是吗?我在上学时可是马拉松冠军和百米冲刺冠军哦!”徐振东嘴角一笑,那都是随便一说的啦。

“哈哈哈,真幽默。”

男子嘴角一笑,双手摊开,朝着徐振东扔了一个东西,刚扔出手,马上爆炸。

烟雾弹!

无尽的烟雾瞬间爆炸,弥漫在这块地方,在这雪地里。

“雕虫小技,觉得我追们还需要用眼睛吗?”

徐振东嘴角冷笑,身形一闪,在原地消失,留下一条长长的身影在原地,脚踩大步流星追过去。

神识锁定,只要不出神识范围,们两人绝对逃不掉,再说了,平这两人的本事,能出得了神识范围吗?

“……”

两人诧异,急促刹车,因为徐振东已经在他们面前出现,直接拦截去路。

很随意的抬手,照着男子就是一巴掌拍过去,速度快到让他无法闪躲,他也知道躲避不了,猛然一跺脚,一根飞镖出现在面前,朝着拍来的手掌冲过去。

蕴含真气,轻盈无比,手掌在飞镖接近之际,瞬间抓起,直接把飞镖抓住,拿到手中,感觉到精神力在控制飞镖,用力一扯,强行拉断。

男子没想到竟然被暴力强行扯断精神力与飞镖的联系,精神力也受到了回击,猛然退后几步。

而徐振东并不想给他喘气的机会,大跨两步过去,猛然抬脚。

一直沉默的女子随手一扔,两只飞镖直飞过来,瞄准他的太阳穴。

“小道尔!”

徐振东理都不想理,直接把手中的飞镖扔过去,神识稍微控制,和她的两只飞镖撞击在一起,双双掉落。

而徐振东踢向男子的脚并没有停下来,一脚猛踢过去,男子直接横飞,嘴角喷血,血染飘雪长空,滴落在白白的雪地里,染红了白雪,非常显然。

徐振东直接走过去,随手折断了一根树枝,站在男子面前,话不多说,手中的树枝在男子的手脚经脉处直接扎下去,挑断经脉。

每挑断一条筋脉,爆溅出来的鲜血就会如同水里的浪花一般掉落在雪地上,染红白白皑雪,十分醒目。

一声声惨叫传来,这里人流极少,而且这么冷的冬天,鬼都不出来,根本没人听到。

四肢挑断时,男子的伸手白雪都已经被鲜红的血水浸泡,在这寒冷的冬天,偶尔有一阵寒风吹来,吹进伤口,那是多么难受的一件事。

“回去告诉那边的人,派强一些的人过来。”

徐振东一点都不心疼的转身看向女子,淡淡的说着,看到女子身体发抖,随口说道:“不用担心,我不会伤害,还得把他扛回去呢。”

“这是给们的教训,自作虐不可活,如果当初他们三个不是心怀不轨,我也不会出手,如果们觉得我错了,那就派强者过来,这种级别的就不用来了。”

说完,徐振东走开了,对这个女子没兴趣。

女子心有余悸的走过去抱住男子,痛苦的哭着,余光看想离去的徐医生。

“难道此人已是术法宗师了吗?他的武道修为也感觉不到,到底是什么样的人?”

女子永远都想不到他们面对的是什么人,她艰难的扛起这个男人,赶紧送他去治疗,走出这块空地,在雪地里留下深深的脚印和一条不断滴落下来的醒目的血迹。

而徐振东跟个没事的人回来了,还带了晚餐回来。

Published in 未分类